潇潇书院 > 一镜忘川 > 第二百七十四章:镜中镜外

第二百七十四章:镜中镜外

        韩遂脸上没有显出一丝要笑话夕霜的样子,仿佛早就料到如此。要知道夕霜心里急得快要冒火了,有多想听到韩遂给她一个明确的解释,可她刚才鲁莽行事,生怕被韩遂训斥,咬着嘴唇,一脸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没有算过,肃鸢走着走着不见了,水魄和金瑶一离开却没有回头,而眼前这个谢安在明明是个活生生的人,你却碰不到他,看得见碰不着。他不是影子,谢家有古怪。”韩遂的声音虽然冷静镇定,听得夕霜后背一阵阵凉,连额角都沁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遂说的这些,不像是巧合,那只能代表同一个问题,谢家和上次他们来的时候完全不同了。甚至于让小珍成为阵眼的护院阵法,也不过是一个幌子,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可以突破阵法,放松了警惕。然后,自己踏入了下一个陷阱,这才是更恐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两个谢家,这里有两个谢家,原来谢怀宇已经成功了。”韩遂叹了口气,事情已经展到这个地步,不得不正面迎击,谢怀宇的道行比他想得更高,可他又不会在这个关键点上认输,“知道谢怀宇的本名镜为什么放在那个位置了吗?两个谢家,镜中一个,镜外一个。我其实也分不清我们是在镜中还是在镜外,可我知道,我们和剩下的人,都被分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他已经把无凝烟和他的本命镜炼制成了一体,镜中镜外两个世界,一个是无凝烟的幻象,一个才是现实。我们看不到他们,摸不到他们,是因为其实我们并不在一处。”夕霜很快接受了韩遂的解释,虽然听起来,有些不可思议。她曾经亲眼见过无凝烟吸收还确山到一半的时候,完全是把还确山倒映在无凝烟的结界之中,要不是他们联手阻止,还确山也会成为无凝烟的一部分。谢怀宇在那一战中吸取了教训,回来以后,重振雄风。这一次,他舍弃了整个谢家,终于成功了。夕霜着急地在原地向四周看了一整圈,不太确定地问道:“我们在镜中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遂摇了摇头,夕霜又问道:“那我们在镜外?”韩遂依然还是摇了摇头,夕霜急地喊道:“如果连你都不知道,我们怎么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镜中镜外,有多大的区别,破不了这一条界线,根本就没有区别。你以为肃鸢没有奇怪,为什么他从地底下出来以后就不见我们。他明知道我们是来找人的,在任务没有达成前绝对不会自行离去。那么他能不能想到这一点?”韩遂突然有些寄期望于肃鸢,如果他和肃鸢分别在镜中和镜外,两人想到了同一个点,隔着一道本命镜联手,没准还有翻身的机会。再想找其他的援手,韩遂知道是不可能了,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等待,“你试想一下,如果你是肃鸢,现了不对劲,你会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会去哪里,他会去哪里,他会去哪里!”夕霜一连重复了三次,眼睛一亮道,“他会到谢怀宇的本命镜前,你看这里没有人可以询问,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机关阵法可以踏破,唯一可疑又强大的只有那块本命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也回去吧,回去看个究竟。”韩遂认同了夕霜的说法,幸好两人走到那个入口时,入口没有丝毫的变化,还在原地。夕霜正要进去,转过头来问韩遂道:“我们从那个口进来的时候,是不是已经踏破了镜中镜外的边界,而我们并不知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遂摇了摇头道:“如果是按照你说的本命镜是一条分界线的话,那么金瑶和水魄的消失又该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夕霜吐了口气,的确他们是从出来以后才放了水魄和金瑶出去,边界线在地底的本命镜中的话,水魄和金瑶应该没有任何的干扰,已经回到他们身边。她管不了这许多,低头向着入口快步的走去,这一条道狭窄,只能供一人行走。夕霜听得见韩遂在她身后,故意放重的脚步声,她突然感到安心,有这样一个人在,她感到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怀宇的本命镜依然在那里,夕霜这次学乖了,先去看那个缺口,现缺口再次恢复到了月牙形,抬起头来冲着韩遂笑道:“会不会月牙形是一个选择,满月型又是另一个选择,我们在月牙形的结界中,而其他人在满月形的结界中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遂没想到夕霜这么快得出了一个,听起来又简单又合理的分辨方法:“我们始终没有碰触过这面本命镜,因为害怕它会将我们吸进去。同样的,肃鸢应该也不会去碰它,没有必要去冒险。金瑶和水魄就更没有可能了,那么主动触及已经被排除,我们是被动以后分开的。正如你所言,月牙和满月,两种不同的形态转换代表了镜中和镜外的不同,那我们在月牙形这一边,他们在满月型的另一边,我们需要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夕霜点了点头,的确只能等,冒冒失失地出去,什么也没有,到时候,还得夹着尾巴回来。她在本命镜前直接坐下来,双眼一眨不眨得看着镜体,只要镜体的缺口一旦变成满月形,她会第一时间和韩遂一起冲出去看一看,能不能和肃鸢再次重逢。谢怀宇变得这样强大,只有韩遂和肃鸢联手才有可能破解了这些古怪的东西。韩遂没有异议,在夕霜的身边也坐了下来。两人四只眼睛看着缺口,也不知看了多久,月牙依旧是月牙,根本没有变化。夕霜耐不住性子,焦虑的问道:“它要是再也不变了呢,我们又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也不变可能会把我们扣押在这,我们出不去,外头人又进不来,特别是另一边的,还不知道能不能与我们想到一处去。你说,让月牙变成满月的办法,还有没有其他的?”韩遂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霜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,实在想不出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日里夜晚你也有抬头看过天上的月亮,月亮怎么从月牙变成满月呢?“韩遂还十分有耐心地引导着夕霜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霜动了动脑子,低声道:“月牙变成满月,差不多需要十五天的时间,时间过了就会变。”她沉默了片刻,把自己的话又给重复了一遍,时间过了,就会变。难道他们也要在这里呆上十五天,这里的十五天天和外头的还不一样。到时候,怕是谢怀宇把甘家都给全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五天只是一个周期,一个周期到来,月牙就会变成满月。”韩遂的手向着本命镜伸了过去,夕霜一下子紧张起来,可她知道韩遂这样做必定是有他的道理,生怕自己尖叫,影响了他的操作,连忙用手把自己的嘴巴给彻底地捂结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遂的手掌已经贴在了月牙上,他非但没有被本命镜吸进去,反而神情淡定,口中念念有词。夕霜不知他念的是什么,见他另一只手的食指不住在半空中,画着圈圈。那一个个圈圈画得周正漂亮,随着韩遂的动作越来越快,圈圈的周围渐渐的形成了光环一般,始终是同一个大小,重复的相叠。可夕霜知道有哪里不同了,那些光环没有消失,反而层层叠叠地累计起来,渐渐地变成了实体。当韩遂双手的动作一起停了下来,那些圈圈依然悬挂在半空中,而他的另一只手掌离开的时候,本命镜的镜体缺口变成了满月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霜看得眼睛光,一时不知是悲是喜:“我们要不要马上出去看看,看看他们在不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我们走出去,它又恢复成月牙了,又该怎么办?”韩遂的问题把夕霜给彻底问住了,要知道刚才可是韩遂施展了法术才把月牙变成了满月,怎么可能他们在短短的一段时间走那么几十步路,再次恢复成月牙的样子!

        可夕霜很快意识到韩遂的说法极有可能,因为他们刚才离开时,也只是短短的走了几十步,当然在外面是浪费了一点时间。可这些时间也是有限的,她不敢再和韩遂反驳,附和地问道:“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?它已经变成了满月,我们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,不出去,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在这里等,耐心一点,等着。”韩遂又坐了回去,夕霜连忙走到他身边,跟着坐了下来。韩遂侧脸看着她问道,“作为饲主,你和灵物之间始终有无法扭断的联系,那你尝试着,能不能联系上水魄和金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怎么不问?刚才找不见它们的时候就应该试试。”夕霜恨自己手忙脚乱的时候,把这些关键的东西都给忘记了一干二净。要是刚才就尝试的话,没准已经和水魄金瑶重逢了,何须要浪费这么大的气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不问,是因为刚才你肯定联系不上它们。谢家的两个结界,相当于阴阳相隔,在没有找到破绽之前,你感应不到的。”韩遂不客气地说出了真相,“你的修为有限,在此时的谢怀宇面前实在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夕霜倒是没有尴尬,她的修为比不上谢怀宇,是千真万确的。谢怀宇到了哪个境界,还真不好说。看韩遂小心翼翼的应对的样子,应该也是同样的想法,她要是能对付谢怀宇,早就把这个老匹夫抓出来暴揍一顿,何苦在谢怀宇没有抛头露面之前,他们只能谨慎又谨慎地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尝试着和水魄联系,没有半点的反应,好像她出的那些,在中途就被什么给掐断了。夕霜再一次,尝试着和金瑶联系的时候,韩遂把什么塞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霜低头一看,是那个囚禁着母兽的乾坤袋,乾坤袋的表面被韩遂有心地做了个结界,以防里面母兽的惨叫声传出,而此时此刻韩遂手一挥解了封印。

  http://www.wxlyj.org/reader/52470/2833723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wxlyj.org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xlyj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