潇潇书院 > 逐恒 > 第三百八十二章:得知为生

第三百八十二章:得知为生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思绪万千,至少在雷泉这里,他还是蛮佩服这个东土的修士,有着强横的佛缘,修炼了菩提心境,在这偌大的雪域,能够修炼出菩提心境的修士屈指可数,就连他这个达禅传人,也没有修成菩提心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能够修成这所谓的菩提心境,那金刚扎西便不需要这次功德之行,也可成就一番不可思议的事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没有!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真的是东土的雷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再也想不到别人,毕竟这世间有着佛缘,还不被得益的天眼通所看穿的修士,金刚扎西想不到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这家伙是如何来到这东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被人所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内心泛起涟漪,想到雷泉,就想到那圣天凌霄堂之中雷泉那威风凛凛的身影,那个将自己击败的男孩子,现在已经不再青涩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益也看得出金刚扎西内心的不知所想,但是从之前金刚扎西听闻真名宗主所说的东土修士之时,金刚扎西的气息明显就没有之前平稳,就连真名宗主的谋反之意,似乎都没有那么的牵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禅,这东土的修士难道有什么过人之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益和尚开口询问,至少,在他的眼里,东土的修士不明开化,不晓得诸事佛理,是不明事理之人,净想着蝇营狗苟之事,有数不尽的烦恼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有着极强的佛缘,就是不知是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位雷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与我佛有缘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点了点头,身为佛法信徒,他们都深知佛信缘不信我,万般诸事皆起于佛法,而万般诸事少不了所谓缘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谓终身孤寂,不过是不晓佛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佛法无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益也是直呼呵弥陀佛,对于金刚扎西内心的波动,他似乎也深得火热,至少,有着佛缘的修士,纵使不是佛法信徒,也值得尊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希冀是那位施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可是忙坏了,踏着神行术,一路飞驰,快来到雷泉的屋舍内,还没等雷泉开门,直接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名前辈,您这么急匆匆的,到底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冲进来的真名宗主,不知所措,似乎对真名宗主的行径很不理解,至少在雷泉看来,真名宗主此刻就像受惊了的羚羊,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来不及解释,一把将雷泉提入手中,雷泉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真名宗主一把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不及解释了,你先跟本宗主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雷泉就这样被真名宗主提拿着一路走宗主府邸里飞奔,不过路途刚过半,雷泉便挣脱了真名宗主的束缚,真名宗主都没有搞明白雷泉是如何挣脱他的束缚,怔怔然的盯看着雷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家伙,来不及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名前辈,身为当事人的我自然有权利知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!”雷泉正色着,时不时关注着真名宗主的动态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也是长话短说,赶紧说道:“禅宫来了使者,因为你这个东土修士,他们非要给本宗主安上一个蓄意谋反的罪名,你可要给本宗主澄清事实!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的光头在阳光之下闪耀着异样的光芒,雷泉看得出来,真名宗主很恐惧,至少在当下,真名宗主有求于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真名宗主可谓是碰的正巧,宗主有求于雷泉,雷泉自然尽力相助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当雷泉说出不过二字,真名宗主的脸色霎时间一变,继而说道:“如果本宗主此次劫难不死,自然忘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名宗主自然是忘不了雷泉,真名宗主答应过雷泉的沉香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一脸黑线,这个时候哪有什么时间耽搁,这半柱香的时间眼看就要到了,可是,看着雷泉那狡黠的面色,大有一副不给好处不离开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趁机敲竹杠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要有命拿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真名宗主咬了咬牙,心里暗骂一句:“刚才还是真名前辈,现在就叫真名宗主……东土这些狂妄的烦恼人,还真会见风使舵。”真名宗主虽然心里这样想着,继而对天誓,这誓言可是真真正正的天道誓言,只见一道金光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誓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面色上很不开心,但又无可奈何,雷泉嘿嘿一笑,笑道:“怎么?真名宗主不愿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真是气坏了,之前被两个禅宫使者压制,受了一肚子气,这个时候又被雷泉这个玩世不恭的小修士给捉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去特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险些打了诳语,继而虔诚道:“阿弥陀佛,雷施主,本宗主已经对此誓,若是不从,佛法难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看着真名宗主一脸正色的模样,就知道此事不一般,看那急匆匆的模样,真名宗主绝对是被那所谓的禅宫使者压制了不少,那禅宫使者的实力应当在真名宗主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去凶险无比,说不定,真名宗主早就把他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心里冷笑着,继而又说道:“真名宗主,此番没有什么要命之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什么要命之处,你不要废话,赶紧根本宗主走!”真名宗主看着雷泉看向敲竹杠,赶紧冲上来,就要像之前那般擒拿雷泉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上一次的突袭,这一次,雷泉怎么可能轻易的被真名宗主一把擒拿,还未等真名宗主出手,雷泉就闪躲一边,冷笑道:“那禅宫使者定是给真名宗主一些时限将我带到他们的面前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一听,面色顿时间有几分不自然,继而说道:“现在时间来不及了,若是你想活下来,就现在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冷哼一声,皱眉道:“真名宗主有把握保证我活着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名宗主有些停顿,面色上有几分挂不住,虽然他极其不愿意承认,他自己在那两位禅宫使者面前不知道能不能存活下来,更别说还有雷泉这个拖油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想活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点了点头,继而给真名宗主一个白眼,谁不想活下去,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雷泉的求生欲望比真名宗主所想的更为强烈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泉也看出了真名宗主的不容易,继而一脸正色说道“真名宗主,我在这世间还有许多寄托和牵挂,我得活着,我需要真名宗主誓,一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要保我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雷泉一片肺腑之言,于是言不由衷的说道:“本宗主……何尝没有牵挂,只是这世道虽有佛法,可却丧失人心,经历了人生别离和背叛,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宗主成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只要本宗主活着,定全力护你周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雷泉并不是完全依赖着真名宗主,他只是测试一下真名宗主的本心,若是这本心邪恶,他完全可以自行离开,现在依旧留在这真名宗主的府邸,无非是看上了那乌何莲和沉香阁,若是能将这两件宝贝带走,也算是不虚此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虽然真名宗主没有誓,但是对于真名宗主这样的成化强者,自带因果,若是出口不逊,自有因果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没有多少芥蒂之后,雷泉还是跟着真名宗主去往了沉香阁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香火已经烧过了大半,可是依旧未能见到真名宗主带着那东土修士前来,金刚扎西有些怒然,不过得益和尚倒是坦然,自打真名宗主离开这沉香阁,他也就一直开着那天眼通,虽然他还是观不到那东土修士的形貌,但是他唯一肯定的是,真名宗主并没有畏罪潜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禅,请稍等片刻,他们即将到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益和尚说完没多久,真名宗主就带着雷泉进入到沉香阁会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一进门,雷泉就感觉到一抹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那两个所谓禅宫使者都是光头和尚,可那肌肉虬实的金刚扎西,雷泉还是一眼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扎西,你果真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认出了金刚扎西,金刚扎西又何尝没有认出来雷泉,这些年过去了,雷泉比起之前要成熟了几分,面色上多了几根查乱的胡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雷泉,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倒是把真名宗主吓得够呛!”雷泉直言不讳,丝毫没有怀疑真名宗主,因为他曾央求过真名宗主帮助他呼唤金刚扎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雷泉说起真名宗主,金刚扎西倒是没有给真名宗主好眼色,指着真名宗主冷言说道:“你暂且下去等待,我等盘问一下这异邦修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真名宗主灰溜溜的下去了,没有丝毫所谓宗主的架子,可是当他听到雷泉所说那人的名讳,他知道眼前的所谓禅宫使者正是雪域的少王,达禅的传人!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刚扎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真名宗主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,他并没有为帮助雷泉向雪域递送书信,反倒是金刚扎西自己找上门来了,真名宗主细细一想倒也是觉得恐惧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东土修士莫非有着强大的佛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有必要同雷泉交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待到真名宗主退下,金刚扎西便冲上来一把抱住雷泉,那像熊一样厚实的身板确实让雷泉很难受,但是雷泉能够感受到金刚扎西的善意,这善意让雷泉感觉到异常莫名的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雪域也不都是些蝇营狗苟之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和尚哪有那么多七情六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雪域的和尚可并非什么愤世嫉俗的光头和尚,我们可以有着人间七情,重在佛缘和佛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雪域的和尚倒和东土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佛法理念不同罢了,没必要深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倒是嘘寒问暖,面色动容,好像能够在这里见到终身可能不见的好友,金刚扎西莫名的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扎西兄弟不是专程过来寻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反问一声,他以为金刚扎西是故弄玄虚,将真名宗主恐吓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也道出了事实,来到那雪鄂宗无非是一场偶遇,他可没有见到什么真名宗主的飞鹰传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无所谓了,你我有缘,雷泉,你近些年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圣天凌霄堂一呆便是三年,三年之后出现,便是这雪域的那雪鄂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我们离去之后,你没能离去?”金刚扎西一脸惊愕的看望着雷泉,觉得雷泉没能立刻离开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泉点了点头,不过,他倒是有些唏嘘,自己三年没有出世,这天地之间恐怕生了大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金刚扎西这三年来也是普度佛法,也是不谙世事,没能告知雷泉这雪域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雷泉,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佛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加入佛门?”雷泉被金刚扎西这一询问给愣住了神,他没想到金刚扎西竟然招募他加入佛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思议……”但是拗不过金刚扎西的热情,雷泉还是款款笑道:“我还是算了吧,我留个光头不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代修行。”金刚扎西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妻子还在东土等着我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雪域和尚可以结婚,也可子嗣满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人花心习惯了,没有个三妻四妾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三妻四妾乃人之常情,只要雷施主肯入我佛门,就是后宫三千,也可立地成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雷泉把自己的话又吞了回去,他本想说:“你们简直就是一群假和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雷泉始终没有说出口,继而说道:“加入佛门还是算了,万般因果皆有心,心中有佛,足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见雷泉态度坚决,也不好继续为难下去,得益和尚始终在一旁没有说话,时不时开启天眼通透视雷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雷泉岂是那般容易被看透之人,得益和尚几番观看,始终没能将雷泉身旁环绕的那层薄雾洞穿,似乎有人在暗中刻意的保护雷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乃是大福缘之人,贫僧道行浅薄,终究是琢磨不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益和尚暗叹一声,继而劝说金刚扎西盘问真名宗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们有正事要办,还请雷施主回避一下。”得益和尚开口,似有将雷泉撵出门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金刚扎西开口拒绝道:“雷泉比我们熟悉真名宗主,或许能够替我们辨别真名宗主所言真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顿时间脑门一头黑线,但又无可奈何,至少金刚扎西在这里,他不用担心自己的性命问题,似乎之前与真名宗主的对话显得有些多余,不过就算多余,雷泉也测试出真名宗主并非什么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少禅执意如此,也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益和尚没法同金刚扎西辩驳,他仅是一个护法和尚,实际的生杀大权还是掌握在金刚扎西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也没有说话,便只是闭了一下双眸,只见霎时间金刚扎西的周边金光大盛,旋即有一道金光闪耀而出,顺着门缝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名宗主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宛若法则一般的大道宏音整整在真名宗主的府邸之中环绕着,震人心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真名宗主府邸的所有人,不论是守卫和尚,还是贴身丫鬟,都听到金刚扎西摄人魂魄的大道宏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竟然有着如此浑厚的法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过了许久,都未曾见到真名宗主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伙,莫非知晓自己的罪孽深重,畏罪潜逃了?”雷泉心里犯着嘀咕,但是他觉得真名宗主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始终没能见到真名宗主的迹象,金刚扎西似乎等待的不耐烦了,至少在雷泉看来,金刚扎西已经动怒了,那眉宇双峰之间的隆起让雷泉感觉到了杀气,就连一旁看似柔和的得益和尚都暴起了灵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名宗主,来沉香阁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似乎是最后的通牒,可是他还是没能见到真名宗主的身影,宛若人间蒸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此时,孙大圣突然一本正经的来到这丹田宇宙之中,手里捧着一座莲花,那莲花宛若座台一般,通透明亮,不过这莲花座台倒是茎叶泛着墨黑色,有几分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乌何莲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泉顾着关注金刚扎西,并没有仔细观望孙大圣手中的莲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名宗主,最后一次,若是再不出来,那雪鄂宗交旗易帜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刚扎西已经说的很明显了,不过还是没有丝毫真名宗主的动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真名宗主是真的畏罪潜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少雷泉看得出来,不过,孙大圣却只是哂笑一声,没有言语,看来雷泉还不清楚,他所带来的乌何莲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得益,你可看得见这真名宗主的去向?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益开启天眼通,今天的他已经动用了数次天眼通,力度远没有之前那般具有洞察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从观之,也没有感受到真名宗主存在,真名宗主或许已经畏罪自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得益和尚的言语,雷泉一脸不可置信,没想到真名宗主竟然如此决绝。

  https://www.wxlyj.org/reader/23230/2834619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wxlyj.org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xlyj.org